章節目錄 第741章 741 快生了(三)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idrwog.icu

    第741章 741  快生了(三)

    祝醫生聽了陸庭和戰龍躍的意思,并不贊同:“這個時間轉院,只會給孕婦增加壓力,這并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都怪我,沒有早點把瑤瑤接京都去。”戰龍躍一拳打在墻上,當初就不該聽瑤瑤的,這種事情上,哪能聽瑤瑤的。

    “你們也不要緊張,你們一緊張,孕婦也跟著緊張。”祝醫生說完帶著幾個醫生護士進了房間。

    金瑤看著一個一個如臨大敵的樣子,噗哧一聲笑出聲:“三位媽,你們都出去吧,不會有什么事的。你們這樣,我還以為自己快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瞎說什么?”胡秀英白了她一眼:“女人生個孩子可不就是半只腳踏進了鬼門關,不就指著一切順利。有祝醫生在這,你心態放寬,肯定會沒事的。”

    金瑤眨眨眼:“祝醫生,不順產行不行,能不能進行剖宮產。”

    順產有風險的話,就剖宮產好了。

    二十一世紀剖宮產已經很普遍了,不過這個年代,剖宮產并不流行, 小縣城里,幾乎很少人剖宮產。

    別說順產,在鄉下去醫院生孩子的人家都少,大都是叫個接生婆上門,生了就完事。

    祝醫生沒有想到金瑤會提議剖宮產,心里對孕婦心理素質很是贊同,這個孕婦是個不怕事的。

    “你這回已經開始宮縮,如果這個時候進行剖宮產,風險也是一半對一半。”

    這會產婦的肚子已經發力,如果剖到一半,孕婦的宮縮加激,也有可能會引起產婦大出血。

    金瑤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祝醫生的建議呢。”醫生對自己的情況最是了解,還是聽醫生的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建議當然是順產。”祝醫生大概五十歲左右,可能因為長期工作量太多的原因,看著有些顯老。

    人倒是蠻親和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聽祝醫生的。”孩子即將出來,她現在就是案板上的肉,愛怎么弄怎么弄吧,她的心愿只有一個,大小都要平安。

    六個小時后,祝醫生再次查了查:“怎么還是二指。”

    都六個小時過去了,還在二指,也就是說宮縮情況一直沒有變化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床上趟著,去下面走幾圈,一個小時后我再過來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又趕忙跟在金瑤的后面,陪著金瑤一起走。

    金瑤托著肚子,小聲慎罵道:“臭寶寶,你就折騰吧,看你把幾位奶奶折騰成什么樣子了,小心你一出來就被打屁股。”

    金瑤話落,肚皮就被踢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還不讓說了是不是?不想被罵,就趕緊出來,你要是折騰老娘,等你出來老娘指定要打你屁股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跟肚子里這個撒什么氣。”胡秀氣聽不下去:“要是說他幾句就能出來,誰還找醫生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說。”溫清依也加入進來:“你怪人家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醫院樓上,不少人看著一個孕婦在樓上蕩來蕩去,身后還跟著一群媽媽團,看到這一幕,都不約而同的對視一眼,心里只有一個想法,那孕婦一定是哪個大人物的妻子吧,一般人家生個孩子,哪有這么金貴。

    京都。

    傅明寒得到消息,說是戰龍躍一群人都去豐安縣了,這個時間去豐安縣只有一種可能,瑤瑤快生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金瑤要生了,心里透著擔心,也不知道豐安縣現在什么情況,他倒是想過去,以什么身份過去。

    “傅少。”程小光高興的沖進傅明寒的辦公室:“吳家那邊放出消息了,說是吳老收了一個徒弟,也姓吳,叫吳寒。吳老打算讓這個吳寒與二小姐結婚。”

    傅明寒的心思立即從瑤瑤快要生的這件事上頭移到吳家這邊:“徒弟?”

    “對,徒弟。”程小光這次可是打聽的很清楚:“能力很強,人長得也不錯,對了,吳家登報了,上面有他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程小光從兜里拿出一份報紙:“就是這個人,傅少,你有沒有覺得這個人好像席大少呀。”

    傅明寒攤開報紙看了一眼,報紙上的男人穿著得體的西服,面無表情,有一半臉暗黑一片,不知道是有傷還是故意只露半邊臉。

    從氣勢和身高來說,這個叫吳寒的男人和席向南有百分之七十的相像,傅明寒放下報紙,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傅少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找雷詩詩。”這件事他一定要問清楚,問問這個吳寒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沒有想到你還挺關心我的,我未婚夫的照片一出來,你就找上門來了,怎么?這是吃醋了?”雷詩詩穿著一襲黑色連衣裙,頭上戴著黑色的蓓蕾帽,看著像個黑寡婦般。

    傅明寒指著報紙上的人,口氣有些硬:“這個人是哪里人? 你們是從哪里找到他的?”

    小光沒有查出這個吳寒的底細,也有一種可能,就是沒有底細。

    雷詩詩托著下巴,饒有興趣的看著傅明寒:“你一共問了兩個問題,我應該先回答哪一個?”

    傅明寒瞪著她。

    雷詩詩站起來,身子靠近傅明寒,對著傅明寒的耳朵吐著熱氣:“傅明寒, 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雷詩詩,你要干什么?”傅明寒現在對于她的靠近有一種本能的反應,那種干柴遇烈火的本能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明白一件事,上面這個男人是誰?”

    “上面不是說的很清楚了,我外公的徒弟,我即將要嫁的男人。”雷詩詩后退一步:“雖然你也不錯,不過男人嘛,總要多嘗幾個才知道誰最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雷詩詩把剩下的話說完,傅明寒已經摟住她的腰,尋到她的紅唇印下去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總是把自己說得如此不堪,其實她有多干凈他明白。

    雷詩詩伸手手臂,摟住對方的脖子,回應過去。

    唉,這個男人看來對自己也不是完全沒有心思了,可惜了。

    有些話還是想問 問:“傅明寒,我想問你一句話,你會娶我嗎?”

    如果傅明寒愿意娶自己,外公那邊或許可以談談,大不了不要孩子到外頭領養一個兩個就是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與對方結婚?”傅明寒立馬抓住字眼。

    “那個人是我爺爺選的,而你是我選的,你說呢。”雷詩詩抬起頭,紅唇紅潤,眉眼透著媚意。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时时彩后三单式经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