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九百四十七章 大婚之日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idrwog.icu

    大門被驟然推開,冷風灌了進來,鬼陀舍大步而入,“霓兒,明天就是我們大婚的日子了,我來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黑玫瑰緩緩站了起來,轉頭看了過去,看見黑玫瑰這個樣子,鬼陀舍都驚艷了一下,一時有些移不開眼神,這的一身紫色的婚禮服,露肩衣,露出雪白的雙肩,精致的鎖骨,大片雪白的背脊肌膚,讓人一是為之炫目。

    鬼陀舍從來沒有看過這么驚艷,這么有女人味的黑玫瑰,整個人一下都不禁呆滯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別叫我這么親密。”黑玫瑰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在黑玫瑰這冰冷的語氣之中,鬼陀舍一下被驚醒,輕笑一聲,“霓兒,我們都已經要成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沒有。”黑玫瑰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鬼陀舍一時不禁語噎。

    “即便成婚了,我也只是答應和你成婚,沒答應別的。”說著,黑玫瑰就向著門外走去,鬼陀舍在背后不禁捏了捏拳頭,看著黑玫瑰的背影,眼神里充滿了垂涎之色。

    呵,女人。

    等他成婚了,兩人之間就是夫妻,漫長的日子,他還怕自己不能得手嗎?

    鬼陀舍的眸子里透出了一絲渴望之色。

    一個女人的心再怎么堅硬,慢慢去感化,也是能柔軟下來的。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遠處,新勢力那,一座庭院下,看著庭前,楚慕南和韓橋亭雙雙沉默,兩人的眺望的方向,恰恰就是那巨石城。

    “聽說了嗎?”韓橋亭語氣復雜的道。

    “哎,看來,這巨石城我們是進不去了,該死的,這陳凡怎么就這么難殺。”楚慕南捏了捏拳頭,內心無比之焦慮。他總有一種感覺,再這么放任這么陳凡下去,未來必然會成長出一個極為可怕的怪物來!

    這人崛起的速度,實在是太叫人汗毛倒立了一些!

    “他還不知道那件事的。”韓橋亭淡淡的道,“我要是知道了,他還會瘋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次日,大婚。

    兩大勢力和新勢力之間的一次碰撞,就此塵埃落地,雙方割地而治,楚慕南也收起了他的爪牙,不再進犯這邊了,一統地下幽禁獄的領地并不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而從幽禁獄四面八方,各路大能紛紛趕來參加婚禮酒宴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巨石城熱鬧非凡,連巨大的黑色石頭上,都掛滿了紅色的長步,一派喜慶和熱鬧的味道。

    鬼陀舍意氣風發,穿上大紅的婚服,在屋子里轉來轉去,打量著身上的衣服,宴請群雄,今日,就是他和黑玫瑰的大婚之日。

    主殿之前,鮮血有些刺目,那是劉生叩頭在那,撞出來的。

    現在劉生已經昏迷了過去,被人抬下去了。

    嘎吱一聲,門開了,鬼陀舍從屋子里走了出來,滿面春風,屋子外的人,無不是對他怒目而視,鬼陀舍笑了笑,絲毫不以為意,過了今日,他就是這巨石城的主人。

    又何必在乎這些人的看法呢,邁開大步,邁過了地上那干涸的血跡。

    大殿之前,張燈結彩,車水馬龍,擺下了不下于一千張桌子,宴請賓客,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幽禁獄梟雄,都來倒吸了,院子的一個角落里,陳凡和韓無涯坐著,目光望向那高臺之上,充滿了復雜。

    很快,從那高臺之上,新郎和新娘的身影就緩緩走了出來,黑玫瑰一走出,全場都微微一片窒息的聲音。

    好美。

    今天的黑玫瑰,實在是太驚艷了,這一身紫色的婚服,簡直讓人眩目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下面這些人不禁為之神情恍惚了一下,這就是女魔頭黑玫瑰嗎?

    黑玫瑰的臉上涂抹著精致的妝容,鬼陀舍一臉春風得意,拉著黑玫瑰的手,雙雙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看著新郎和新娘坐在上首,遠遠的也聽不清他們在說什么,陳凡默默看了許久,最后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司儀在走來走去,調動場上的氣氛,操辦婚禮。

    而黑玫瑰的心思,這會顯得有些心不在焉,在人群里看了許久,她才算找到了陳凡的背影,她看了許久,又移開了眼神。

    黑玫瑰在眼神移開的一瞬間,兩人目光恰好錯開。

    鬼陀舍自然注意到了兩人目光中的不正常,一時心頭火起。

    鬼陀舍寒笑一聲,人站了起來,“諸位,當著大家的面,在這,我有一件事要宣布。”

    一時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鬼陀舍,鬼陀舍冷笑一聲,手一下就指向了陳凡,“我和黑玫瑰大婚之后,這人,不允許在停留巨石城中!”

    一句話,臺下的人所有人都嘩然了,黑玫瑰黑著臉,整個人一下就站起來了,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底線。”鬼陀舍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聽到鬼陀舍的話,陳凡也跟著站了起來,看向了他,再看了針鋒相對的黑玫瑰,陳凡沉聲了一下,“好,我答應。”

    不等這些人說,陳凡道,“大小姐,我記得你手里有一份高級破碎之地,一條礦脈的地圖吧,給我吧,我愿意帶人前去那里,開發礦脈,絕不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了,我不同意!”黑玫瑰臉上變色。

    陳凡這是在自我放逐!他打算把剩下的八年,全部耗在那個鬼地方嗎?

    高級破碎之地,那是什么地方,虛空亂流遍地都是,人在那,無異于是九死一生,又要怎么在那里一住就是八年?

    說實話,陳凡要是真去了那個地方,只要陳凡一天不出來,連楚慕南和韓橋亭都不敢冒險去找他。

    陳凡這個抉擇,真是絕了。

    “我答應了。”鬼陀舍冷冷的道,“陳凡,你最好記得你自己的諾言,這個巨石城,不歡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天一早,就帶上地圖,給我滾!”

    漫天之中,所有目光都落在陳凡身上,陳凡深深看了他一眼,轉身,一步步離開了這個院子。

    黑玫瑰深吸了一口氣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霓兒,我們繼續。”鬼陀舍冷笑著看著離去的陳凡背影一眼,轉身,對著熊霓兒溫柔的道。

    他身子只走了一步,就擋住了兩人之間的視線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。”韓無涯咬了咬牙,腳步匆匆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婚禮還在繼續。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时时彩后三单式经验